欢迎观临汤姆叔叔!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登录 |  注册
***
  • 个人钱包
  • 今日签到
  • VIP投稿
  • 我要赚钱
  • 登出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https://加载中...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家庭乱伦 > 【逆伦皇者】(111_113)
【逆伦皇者】(111_113)
时间:2018-12-26 17:22:53

【逆伦皇者】(111_113)

柳德米拉:40岁,极北罗刹国贝加尔女公爵,身材极其高大,因被作为罗

刹皇帝的堂叔所垂涎,公国被攻陷,逃亡中被辽东少数三族的首领掠夺为女奴,

在庞骏探访辽东三族时获得陪寝的邀请,后被庞骏带回松州。


  叶卡琳娜:15岁,柳德米拉与撒沁族首领伊克古所生的女儿,是三姐妹中

的大姐在墨江寨已经是一名孩子的母亲,被作为庞骏与柳德米拉的条件,与母亲

一同被带往松州,与母亲一同成为庞骏的禁脔。


  凯瑟琳:柳德米拉与克尼族首领叶赫所生的女儿,是三姐妹中的老二,被作

为庞骏与柳德米拉的条件,与母亲一同被带往松州,与母亲一同成为庞骏的禁脔。


  伊丝妮娅:柳德米拉与巴博族首领王汗所生的女儿,是三姐妹中的小妹,被

作为庞骏与柳德米拉的条件,与母亲一同被带往松州,与母亲一同成为庞骏的禁

脔。

***********************************


             一一一、群豪晚宴


  大量的江湖人士涌入松州城,同时也惊动了作为钦差的郭崇厚,他来到了刺

史府向庞骏问道:「刘大人,最近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本官发现松州城中

突然出现了很多三教九流之人。」


  庞骏把具体的原因告知郭崇厚,并保证道:「郭大人,下官打算,今晚设宴,

邀请这些人的代表前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回去约束自己的门人,不要惹是生非,

否则下官将会对他们实行严厉的处罚,请大人放心,下官尽量让他们不打扰到大

人。」好说歹说,这才让郭崇厚将信将疑地离开刺史府。


  庞骏在松州城中最大的酒楼「悦宾居」设宴,宴请各大门派的代表,从申时

开始,就有门派代表到达,在一处静静地旁观的庞骏向孙子寒问道:「名单上,

谁来了,谁没有来?谁打算不理会本官?」


  孙子寒看著名单说道:「大人合共宴请了九十二位各门派代表,其中七十三

位已经到达,还有十四位正在途中,至于剩下的……」他没把话说完,摇摇头。


  庞骏面无表情地说道:「好,我知道,先下去吧,宾客都来了,不要让大家

久等了。」说完,庞骏便站了起来,走向「悦宾居」。


  眼见庞骏到来,负责招待的官员便大声唱名道:「松州刺史,刘骏刘大人到

!」


  听到刘骏之名,原本喧嚣的在场的武林人士,很快都安静了下来,只见一位

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丰神如玉,清秀俊雅,旁若无人地走到的会场中央站定,

用清朗的声音说道:「在下刘骏,忝为松州本地的刺史,代替天子牧守一方,今

日酒席,就是本官作为地主的身份,欢迎各位来到松州做客。」


  看见如此面嫩的一方大员,大多数没听说过庞骏之名的武林人士第一个反应

是,自己被耍了,说好的刺史呢?怎么来了个小娃娃?还是说今晚的酒席有什么

阴谋不成?


  然而,当那些不相信的人看到几大门派的代表纷纷向庞骏行礼的时候,他们

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的的确确是松州的刺史!


  接着,庞骏倒了一杯酒,高高举起,向在场的人说道:「在此,我先敬大家

一杯,一是作为松州的父母官,应该尽的地主之谊,二是作为一名武林后辈,在

座的大多数都是我的前辈,也应该先喝一杯,以示尊重。」


  眼见庞骏如此懂得礼数,原本很多抱有戒心的武林人士,也不由得对庞骏生

出一丝好感,纷纷还礼回敬。


  这时,有人说道:「我说这位刘大人,虽然武林各大门派一向有弟子进入官

场,但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一向却与官府没有什么交往,更何况,我们也没听

说,刘大人你出自哪个门派,今晚你请我们大伙来,到底有何贵干?不说清道明,

我这顿饭,吃得都不安心。」


  「请问这位是……」


  「老子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肖山派周孝和。」这肖山派是滁州的一个小门派,

与其说是门派,还不如说是一个山寨,门派中人经常做些偷鸡摸狗之事,此番前

来松州,纯粹就是打着寻回本门武功秘籍的旗号,实际上行浑水摸鱼之事。


  看着众人的神情,庞骏就说道:「既然大家都想知道本官今晚请大家来的目

的,那本官就打开窗户说亮话,很简单,武林之中,恩怨纠缠,利益纷争,人与

人之间或多或少都会有恩怨,此次大家前来松州的目的本官也知道,本官也不想

理会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只想让松州的百姓,安居乐业,恳请各位能够管束好

自己的门人,绝对不能在松州城中以武犯禁,伤及无辜,否则,休怪本官不事先

与各位打招呼。」


  「我们武林中人的恩怨,与你一个朝廷大官何干?我们爱怎么解决就怎么解

决,你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就是,一个黄口小儿,仗着家世当上大官有什么了不起的?来来来,跟你

爷爷我练练,包管你哭着回去叫娘,哈哈哈哈。」


  这些人,除了部分名门正派的门人,剩余的大多数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

绿林豪杰,坑蒙拐骗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他们桀骜不驯,面对庞骏

的告诫,不止没有放在心上,更是出言不逊,当众挑衅。


  庞骏神色冷然地看着叫嚣得最厉害的那几人,淡淡地说道:「也就是说,阁

下不打算遵守约束,要挑战朝廷的权威了?」


  「是又如何?老子还怕你不成?啊!」话还没说完,便听到一声惨叫,刚才

还在出言不逊的一人,他的右耳朵此时已经血如泉涌,一名身穿黑色长袍,全身

散发著阴冷气息的男子,正拿着一把长剑,指着刚才还在叫嚣得几人,长剑顶端,

正在滴着殷红的鲜血,一只血肉模糊的耳朵正掉在了地上。


  「你敢动手!?兄弟们,咱一起上,杀了那狗官和他的狗腿子!」身边几人,

怒不可遏地拔出兵刃攻向庞骏与黑衣男子林睿。


  一直呆着庞骏身边的凌天放以及祁麟二人,眼见那几名江湖人士逼近,连忙

抽出兵刃上前迎敌,他们本来就是军中选拔出来的高手,对手也不是什么武功高

绝之辈,他们三人面对七个对手,也是稳稳占据着上风。


  「阿弥陀佛,」此时,少林寺的天业大师唱了一声佛号,走到庞骏身前说道,

「江湖人桀骜不驯,冲撞了施主,望刘施主慈悲为怀,高抬贵手,放过这些人吧。」

大和尚知道庞骏是想通过处理这些刺头在江湖人面前立威,现在这些人都倒下了

大部分,已经算是立威了,请求放过他们便是了。


  庞骏点点头道:「那好吧,本官给大师一个面子,住手!」


  他的一声令下,麾下三人把那几个刺头都踢到一边,回到庞骏身边。


  然而,就在三人归为之时,突然从人群之中传来一阵细微的破空之声,久历

生死边缘的庞骏心中一阵悸动,他不闪不躲,抬高左手,食指与中指一夹,便把

破空而来的暗器夹在手上,这一手精彩的「灵犀一指」震惊了在场的人,只见庞

骏扭过头看着向他发射暗器的方向,身形一闪,几下起落就来到了人群边沿,抓

起一个中年男人的手,用力一钳,疼得那中年男人「啊」地惨叫一声,一个像是

竹筒一样的东西就从男人的袖子里滑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无耻鼠辈,竟敢偷袭朝廷命官。」庞骏一手按在了男子的肩膀上,用力往

下,男子双膝「轰」地一声,重重地跪在石板地上,看来双腿就此残废了,「把

他带走,收押。」接着便有几名官差走进了,把男子拖了出去。


  庞骏的身法与这一出手,瞬间震慑了在场那些蠢蠢欲动的人,在场的所有武

林人士,不得不发出强烈的疑问,眼前这少年真的只有十六岁吗?这身法和内力,

都不知道比在场的大部分,高了不知道哪里去,江湖上这个年纪的,有他这样的

武功,屈指可数,而天业大师以及穆奇这种绝顶高手,却能看出,庞骏还有余力,

心生感叹,天纵奇才啊。


  此时,庞骏又叹了口气,说道:「本来今日是本官为迎接各位来到松州的接

风晚宴,不想见血,然而天不遂人愿,本官也是迫不得已,松州以前就是混乱不

堪,好不容易才过上几天安宁日子,本官实在不想百姓再过着朝不保夕的危险生

活,所以才痛下重典,还望各位理解一下我这个战战兢兢上任三个月的父母官的

心情,多谢各位了。」说完,他诚恳地向四方鞠了个躬。


  在场的大多数武林人士,都被庞骏雷霆手段所震慑,而此时庞骏又突然收回

了刚才的煞气,一副诚心实意的模样,让人无法看透,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但

他们现在都有一个同样的想法,不要去惹怒这位小爷,否则自己在松州绝对没有

好果子吃,于是众人纷纷表示定当遵循朝廷法例,不扰乱松州城的平民百姓生活。


  庞骏再一次向在场的人鞠躬道:「多谢各位的配合,刘骏在此感激不尽,再

次代松州的老百姓,感谢各位,还有,最近几天,朝廷的钦差大人来到了松州公

干,还望大家能够配合,尽量不要打扰到钦差上使,否则无论是各位还是本官,

都难逃惩罚,望各位海涵。」


  一听说还有钦差在松州,在场的众人就更紧张了,平民也就算了,出了什么

事赔点钱也就打发了,可真要是钦差有什么闪失,那可是打了大晋皇朝的脸,朝

廷那边是什么惩罚不说,就是眼前这位小爷,也不会放过自己,所以也都拍胸脯

保证绝对不会闹事,请庞骏放心。


  看到自己先礼后兵的警告应该算是有效了,庞骏也没有再挑起紧张的气氛,

招呼众人入席用餐,一场筵席,宾主尽欢。



            一一二、罗刹母女(上)


  自从庞骏设宴邀请各大门派的代表,并在酒席上以雷霆手段立威后,各派代

表回去都开始尽量约束自己的门人,有的是因为庞骏背后的朝廷,也有的是因为

庞骏的狠辣出手,一时间,松州城中,武林中人私斗的情况大为减少,虽然每天

还是会有人被暗算死伤,但大多数都在城外,城内成了相对安全的地方。


  郭崇厚在松州城中对于祖氏一案的调查也一直畅通无阻,同时,他对庞骏能

够成功压制那群武林人士,还城中百姓一片安宁的表现感到十分满意,他已经打

定主意,为庞骏在天子面前,打出一个优秀的评价。


  前来贸易的江南船队也在一大早离开了港口,临走之前,庞骏招来了曹渊,

把一封密信交给他,让他带回江南交给王芳梅,船队的事情告一段落,暂时平息

了松州城中武林人士所带来的混乱之后,庞骏总算是获得了片刻的闲暇。


  他来到了后院的一处房舍,这里住的不是别人,正是柳德米拉母女四人,自

从柳德米拉进了庞骏的门,府中所有的人都被她那让人望而生畏的身材都震撼,

不少人也在纷纷腹诽庞骏,生冷不忌,竟然连这样的女人都搞上手了,毕竟柳德

米拉金发碧眼,身材犹如一位女巨人一般,实在是与汉人的审美观大相径庭,至

于她的几个女儿,虽然没有母亲这么夸张,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费青妤几次与庞

骏幽会时都会拿她们来打趣。


  自从祖氏家族覆灭之后,庞骏在柳德米拉这里过夜的次数寥寥无几,其中一

个原因的公务繁忙,一旬下来,估计只有两三次在姬妾房间过夜,与以往夜夜笙

歌大不相同。


  看到庞骏的到来,柳德米拉与她的三个女儿,都感到十分意外,相比她们的

母亲,三个与庞骏年龄相仿的女孩与庞骏的接触就更少了,庞骏还没来得及碰她

们,让她们现在的心情十分忐忑,幸运的是庞骏并没有限制她们的自由,不过她

们只是会一点点中原话,在松州人生地不熟,也不敢出外,只能每天呆在这里跟

母亲学习说话,毕竟以后需要在这里生活,这一点母女四人,似乎是认命了。


  相比两个妹妹,身为大姐的叶卡琳娜看到庞骏的到来,显得十分高兴,她兴

奋地跑到庞骏的身边,抱着庞骏的手臂,用着不太标准的中原话说道:「夫君,

你来看我们了?我们都想你了,尤其是母亲,她总是坐在院子里发呆。」


  感受着罗刹美少女胸前伟大的柔软,庞骏颇有深意地看了羞恼的柳德米拉一

眼,轻轻地捏着叶卡琳娜的脸蛋说道:「真的吗?对不起,叶卡琳娜,最近我有

点忙碌,冷落你们了。」


  虽然柳德米拉已经开始习惯府中的生活,可她还是拉不下脸,叫这个年纪比

她足足小两轮的男人作「夫君」,哪怕她已经知道,庞骏府上还有一名姬妾,已

经四十八岁,还是最得宠的女人之一,暂时掌管庞骏的后宫。


  十余年的囚禁生活,以及不能回到故土的绝望,让柳德米拉早已经失去与外

界交流的欲望,在庞骏府中,日常事务她会听从纪霜华的安排,可让她自己主动

去找另外几女,恐怕非常困难,庆幸的是,韩佳莹以及岳思琬两女,似乎不太害

怕柳德米拉,常常回来这边串门,与叶卡琳娜她们打成一片,也不至于老死不相

往来。


  柳德米拉看着庞骏,淡淡地问道:「你来找我,是有事情吗?」


  庞骏笑着说道:「我就不能没事来找你吗?」


  「你是大忙人,而且你做事都有强烈的目的,我又不是你最宠爱的女人,只

是见猎心喜索来的一名普通女人,再加上,现在松州的情况,还没有到组建重骑

兵的时候,我想不出一个你来找我的理由。」


  庞骏看着了一眼依靠在自己身边的叶卡琳娜,还有好奇地看着自己的凯瑟琳,

以及怯怯地呆在母亲身边的伊丝妮娅,露出一个让柳德米拉不安的笑容说道:「

她们三个来这里都一段时间了,我还没碰过她们呢。」


  庞骏这话一说,叶卡琳娜表现得很兴奋,毕竟她已经是生过孩子的人了,几

个月没有欢好,这让一个正在贪欢之龄的少女来说如何受得了,而凯瑟琳则是异

常害羞,她也尝过性爱的滋味,那让人欲罢不能的味道也让她跃跃欲试,可生性

内向的她又如何能说出口,至于小妹伊丝妮娅,还没尝过男女之欢的她却是有些

害怕又有些期待。


  柳德米拉皱了皱眉,她也知道,自己的几个女儿进了庞骏的门,就是庞骏一

人的禁脔,迟早是要成为庞骏的枕边人,然而她还是想挣扎一下:「你先过我这

关再说吧,她们的身体不是很强健,不是那么好承受你的……」


  「放心好了,我会先满足你的,而且,对她们,我会非常非常温柔。」庞骏

保证道。


  「哼。」柳德米拉冷哼一声,显然之前他们每一次的欢好使她不太相信庞骏

会温柔。


  庞骏笑了笑,也没有解释下去,便开始陪着母女四人聊天,给她们讲讲最近

外面发生的事情,最后还一起在这里用餐,看到女儿们的笑容,柳德米拉那像是

万年寒冰一样的脸,也不再绷紧,嘴角露出一丝弧度,五个人仿佛是其乐融融的

一家人。


  虽然已经是五月份,但是位于大晋极北的松州依然透着一丝的凉意,而在刺

史府的一处小楼中,却是让人热火焚身,只见一名金发碧眼的高大罗刹女人,全

身赤裸坐在床上,看着床边的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在两人的旁边,却有三名发

色各异但又肌肤白皙的罗刹少女,她们同样也全身赤裸,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两

人,正是庞骏与柳德米拉以及其三个女儿。


  柳德米拉无奈地看着庞骏,又看了一眼三个女儿,说道:「你想在我的女儿

面前怎么对我?」


  「亲爱的夫人,一直以来你不都是很享受我们之间的亲密之事吗?就跟平时

一样就好了嘛,让她们也看看,我是怎么对你好的。」庞骏满脸笑意地说道。


  柳德米拉翻了翻白眼,接着转过了身子,像是母狗一般趴在床上,雪白的大

屁股向后高高的翘了起来。


  「啪」的一声,庞骏的手掌重重地搭在了美妇人的那丰满肥硕的屁股之上肆

意揉捏着,让她身体之中更是不断地流窜出了絮酥麻的奇怪感觉,冲击着她成熟

的身体,甚至连灵魂也在轻轻颤抖着,这一种奇妙的感觉让她有点儿忘却所以,

白皙的肌肤上尽是诱人的红晕,看起来是那样的妩媚性感。


  柳德米拉不但身躯乱扭,忍不住发出愉悦的呻吟,泛滥的淫水,更从早已湿

漉漉的桃源花洞里奔流而出,划过雪白的大腿,流到了床铺之上。


  庞骏掰开柳德米拉丰满白嫩的臀部,以舌尖钻舔她紧缩诱人的后庭,对这种

万箭钻心似的快感,简直抵受不住,恨不得找个什么东西立时来填充她肉洞里的

空虚,桃源蜜穴已经完全自动张开,从那充血细小的桃源花洞口不停的涌出淫水。


  柳德米拉的三个女儿瞪大眼睛,她们有的虽然已经经历人事,可从来没有见

过这种玩法,他们的男人都是直接插入或者从后插入,从来没有任何男人会像庞

骏那样,去舔舐自己的后庭,看着他们二人的淫戏,三女下体都隐隐约约有了湿

润感。


  庞骏眼见美妇人下体已经洪水泛滥,马上转移目标,埋首进入她那大腿根处

的黄金色阴毛丛里,毫不放松地舔着柳德米拉湿润淫穴,他张开大嘴在雪白大腿

根的黄金森林里不住的吻着,并且伸出舌尖探进了这位风韵美妇滑腻腻的花瓣里

舔弄,里面又湿又滑,舌头不断进出。


  庞骏的唇舌在柳德米拉的花瓣里反复地缠卷,粉润白嫩的玉臀开始无意识的

上下耸动,鲜红的小嘴里发出煎熬不住的呻吟起来,那性感的肥大肉臀,已经被

潺潺的淫液湿淋了一大片。


  看火候差不多了,庞骏这才起身,挺起巨龙,抵在了桃源洞口上,硕大的肉

冠头慢慢地向桃源洞府中进发,进入了柳德米拉那成熟湿暖的蜜穴,「噗嗤」一

声,粗大的巨龙便整根插进了她体内,直达桃源深处。


  「啊……」柳德米拉发出一声尖锐娇呼,语气满是满足的快感,觉得无比的

充实,所有的空虚在这一刻化为了虚无。


  庞骏抱紧她硕大的香臀用力抽插,心中充满了强烈的快感,并不是因为美妇

人那像是活水源头一般喷涌的蜜道,而是柳德米拉是庞骏所见过的人里面,体型

是最为高大的,无论是身高还是胸部,还是臀部,都无出其右,如此一位奇异的

女巨人,被他征服在胯下肆意挞伐,是何等的有成就感,他紧紧地抱住罗刹美人,

对她进行着无与伦比的猛烈撞击。


  「%……%……& (& *& *%¥¥……& ……噢噢……& ¥*%*……」

一次又一次地冲击,一次又一次地碰撞,柳德米拉红艳满面,媚眼如丝,桃源处

水声滋滋,无比的湿滑,口中发出高昂的浪叫,以发泄这无以复加的畅美。


  三女眼见庞骏那粗壮的肉棒自己母亲那蜜穴中一进一出周而复始,所带来的

冲击力,不亚于自己正在享受着这一美妙过程,都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手放到了自

己的胯下与胸前,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蜜穴与乳房。


  柳德米拉的两歌巨大无比的奶子就像两个吊钟似的在身下摇晃,和那抽插蜜

穴发出的「噗噗」声和着节拍,庞骏见猎心起,又深深地插入柳德米拉的蜜穴中,

自己的胯部紧贴着她的肥臀,整个身体趴在了她的背上,伸手往前一兜,就将一

个乳球握在手中随意把玩,还不时地用手向下拉,刺激得她放声淫叫。


  大约又抽送了一盏茶时分,在庞骏的不停奸淫下,柳德米拉的桃源花洞中已

经春水四溢,下体的巨龙如泡在一汪温泉中,舒服得连四肢都要溶化,美妇人高

声啼叫,阴精狂泄,快美的魂飞魄散,两眼水汪汪的,荡漾着水蒙蒙的泪光,小

肚子不停地蠕动,玉肤上香汗淋漓,如同水里捞出来一样,庞骏也没封住自己的

精关,肉冠头又怒涨狂跳几下,喷出粘稠精液,尽数注入了她成熟的蜜壶中。



            一一三、罗刹母女(下)


  拔出肉棒,放下正在喘着粗气的柳德米拉,庞骏转向她那几个已经春情四溢

的女儿,他向着叶卡琳娜勾了勾手指头,后者会意地像她的母亲一样,两手撑扶

着床面,两条玉腿跪伏着,像只小母狗似的趴着放在床上。


  庞骏跪在她的玉腿后面,两腿放在她的玉腿两侧,双手抱紧了她的胯上小腹

处,肚脐眼的底下,成了虎跃的架式,巨龙顶住她的沟壑幽谷肆意研磨了一阵,

缓缓地插入进去,双手拉住她的美臀用力的向前一挺,粗大的肉棒迅速的没入了

淫穴之中,爽得她常常呻吟了一声。


  「啊……骏……好棒……%……& *%*Y*^&*(……啊哦……你……你

真的好厉害呀……& *##¥……好粗……」叶卡琳娜的中原话说的并不好,不

过因为这段时间在刺史府中,几乎每天都在学习,她的中原话大有进步,混杂着

一些听不懂的罗刹语,但是愉悦的淫叫浪声,庞骏还是分辨得出来,她虽然年纪

不大,可毕竟是生育过孩子的小少妇,肉棒在她的蜜穴中慢慢推进,很快就整根

插入,一股酥麻饱满的充实感,瞬时填满了她内心的空虚。


  庞骏的巨龙撑开了叶卡琳娜的鲜嫩粉红花瓣并一直往里挺进,感觉上那肿胀

的庞然大物被一层柔嫩的肉圈紧密的包夹住,他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腰肢,同时

低头看着她的嫩穴被自己的肉棒抽插的样子,缓慢地一抽一插,让自己的巨龙慢

慢的抽出后,再狠狠的插了进去,与此同时,叶卡琳娜也不断的拚命往后顶着,

耸动着屁股,嫩穴里的淫水也不停地汨汨流下来。


  「啊……你……你真是太猛了……啊……轻一点……嗯……啊……#¥#¥

#……」叶卡琳娜伏着身躯,头部上下摆动,口中一直发出愉悦的呻吟声,她的

情欲完全被挑起,嘤咛呻吟之间,幽谷中的春水又不断汩汩流出,美臀更是前后

摇摆不住挺送,迎合著庞骏的攻势,嘴中发出了鼓励的呻吟。


  这时,庞骏却松开了双手,邪笑着向叶卡琳娜的两个妹妹,凯瑟琳和伊丝妮

娅招了招手,示意她们也想她们的姐姐一样,一左一右地趴在她们姐姐的两侧,

向着自己高高抬起肥嫩的屁股,此时已经陷入情欲当中的两个妹妹,也没想那么

多,便依言照做。


  庞骏手掌分别覆盖在她们的花瓣上,手指更在花瓣上熟练的律动着,蜜汁春

水从粉红色的裂缝里涔涔涌出,沾湿了入侵的手指,中指缓缓剥开紧紧诸合在一

起的两片花瓣,插入两位小美人粉嫩的秘洞,而拇指也不停地拨弄几下娇嫩敏感

的珍珠花蒂,他感到自己的中指被层层温热柔嫩的肉膜紧紧包裹,几乎要溶化一

般。


  「啊……嗯……啊……不……那里不……不要……唔……」两位小美人鼻中

不断发出火热娇羞的嘤咛,羞愧万分的芳心被那销魂蚀骨的肉欲快感逐渐淹没,

娇美的小脸涨得通红火热,秀眸含羞紧闭,抑制不住地由嘤嘤娇哼逐渐变成大声

的喘息呻吟。


  在逗弄两个妹妹的同时,庞骏胯下的作业依然没有停止,他不断地用肉棒冲

击着叶卡琳娜的蜜穴,既深且长的抽插动作,龙头和花心的亲密接触让他的动作

又快又猛,每次龙头摩擦到娇嫩的子宫壁都让他心底一阵阵颤抖,随着肉棒一次

又一次的冲击,他迎来了叶卡琳娜花心最深处的颤抖。


  「唔……好深……呃……不行了……」灼热的龟头一次次的撞击在柔嫩的花

心处,而叶卡琳娜也再一次的被撞得心神俱醉,迷乱间滑嫩的子宫口再次楚楚含

羞的开放,将硕大的龟头紧紧含住,滚滚阴精又一次的喷涌而出,将庞骏的肉棒

浇了个通透,接着便如她母亲一般,软软地趴在床上歇息。


  眼见姐姐已经被那个厉害的男孩操出了高潮,凯瑟琳也不甘落后,她扭过臻

首,对庞骏说道:「来吧。」然后还用手指把那没用过多少次的粉嫩淫穴掰开,

露出粉色的淫肉,以及幽深的蜜穴,吸引着庞骏的欲望。


  看到小美人已经做到这个份上,庞骏当然没有理由拒绝,他跪到凯瑟琳的身

后,扶着依然耸立的肉棒,在粉嫩的淫穴口研磨了一番,也开山劈石,层层深入

了这位小美人的蜜穴中。


  「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凯瑟琳并没有她姐姐叶卡琳娜那么活泼张扬

的性格,她只是很有节奏地,在庞骏每冲击她一次发出一声「啊」地销魂娇吟,

巨龙不停地在凯瑟琳窄小的阴道中进出,强烈摩擦着淫穴内壁的嫩肉,把美少女

幽深火热的淫穴内壁刺激得一阵阵律动,柔嫩无比,敏感万分的淫肉也不堪刺激

紧紧缠绕在粗壮的巨龙身上。


  狭窄紧凑的嫩穴,将庞骏的肉棒夹得麻痒痒十分舒爽,尤其是小嫩穴里的嫩

肉随着他的抽插不断收缩,温度却变得烫热如火,真是令他舒爽不已,让他爽的

使劲的狂插猛干,把硕大的龙头顶到凯瑟琳的花心后,庞骏就在她的花心上揉弄

了几下,又抽到穴口磨来磨去,然后又使劲的狠狠干入,直顶她的花心。


  「……啊……我……嗯……不要啦……别、别那么用力……哦……会、会坏

掉的……啊……#¥……#¥……#^$%%& ……」渐渐地,凯瑟琳也从简单的

「啊啊」声,变成了混杂的叫床声,从呢喃变成的欢叫,媚眼陶然地半闭着,她

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


  庞骏看了一眼依然趴在一边翘起屁股接受自己的手指淫弄的小女儿伊丝妮娅,

他突然停止了动作,在凯瑟琳不解的目光中躺在床上,他指着向天挺立的肉棒笑

着说道:「来,小骚货,坐上来,自己动一动,」接着又对另一边的伊丝妮娅说

道,「你也坐到我的嘴巴上,我帮你舔一舔。」


  已经沉浸在欲海当中的凯瑟琳并没有犹豫,她一双玉手扶着庞骏的肉棒,对

准了自己流水潺潺的桃源蜜穴,慢慢地,坐了下来,「咿……咿……呀……」随

着她的娇吟,庞骏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肉棒正在被她那娇嫩的小淫穴慢慢地吞没了,

紧接着,他的视线,就被一处光洁的圣地所遮挡,原来听话的伊丝妮娅已经坐在

了他的面前。


  感受着凯瑟琳紧窄蜜穴的套弄,庞骏看着眼前栗发罗刹混血少女那粉嫩无比

的蜜穴,这如桃花一般的淫穴,其光洁粉嫩程度,庞骏只在那位同母异父的妹妹

杨月还有玲珑两位小侍女的身上见过,他痴迷地看着那一张一合,不停喷发出股

股乳白色汁水的粉嫩之地,伸出舌头慢慢的靠向那一张一合的嫩穴,舔了上去,

强烈的刺激快感使伊丝妮娅的嘴里顿时发出了舒服的娇哼声,随后淫荡的呻吟声

从她那可爱而又红润的小嘴里发了出来。


  凯瑟琳动作越来越快,腰部不停扭动,颇有节奏感,同时口中不停地浪啼呻

吟,胸前那对饱大的玉兔一抖一抖,一晃一晃的上下跳动,令人眼花缭乱,目不

暇接,好不诱人,春意撩人,无限春光,蜜穴中的巨龙龟头抵住娇嫩的花心,反

复来回的旋转研磨,使得她整个心灵都被那一阵阵迅猛的浪潮所完全淹没,没过

多久,随着一声混着痛苦及满足的娇吟,她终于到达了极乐的高峰,桃源花径中

滚滚阴液喷涌而出。


  母亲,还有两个姐姐都被庞骏弄得春波荡漾,快感连连,自己也被他用舌头

舔得娇躯颤抖,玉腿酥软,春水潺潺,幽谷泥泞,伊丝妮娅懂事地有样学样地爬

到庞骏的腰间,眼睛略带害怕而又期待地看着眼前的小哥哥。


  庞骏坐了起来,将伊丝妮娅抱在怀里,亲吻住了她的鲜艳润泽的樱桃小口,

上下其手抚摸揉搓着白皙细腻的娇躯,娇躯不堪刺激地强烈抖颤,嘴唇变得灼热

柔软,樱唇中无意识地吐出几声娇吟,动情羞怯的吐出甜美滑腻的香舌任由他纠

缠吮吸。


  将伊丝妮娅放倒在床上,庞骏轻轻分开两条雪白的玉腿,将她压在胯下,顶

住她的沟壑幽谷肆意研磨着,而她却好像无师自通一样,轻轻蠕动着粉胯,曲意

逢迎着肉棒的研磨,嘴里还不断发出「咿咿呀呀」的娇哼。


  这时,三女的母亲,罗刹女大公柳德米拉已经恢复过来,神色复杂地看着自

己的男人挺着那让自己爱恨交加的龙根,淫玩着自己的小女儿,只见少年腰部缓

缓前推,硬邦邦的巨龙顶开了少女鲜嫩无比的花瓣,对着小骚穴缓缓插入。


  「啊!!!!」一声惨叫,小肉缝陡然被一条炙热的巨物侵入,未经人事的

小美人如何能受得了,小嫩穴里面的阵阵疼痛感使伊丝妮娅那张瓷娃娃一般精致

的小脸上,渐渐的失去了血色,痛苦的表情出现在了上面,洁白的小贝齿紧紧的

压住苍白的嘴唇,庞骏心中怜惜,伏下身去,吻住了她的小嘴,吸吮着她口中的

香津,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放肆地在她口中舔弄着,同时一只手覆在她那刚刚发

育的小奶子上轻轻搓揉着,从上中下三处,对她的身体进行侵入。


  在庞骏的逗弄下,伊丝妮娅嫩穴中的刺痛感觉慢慢在消失,过了半响,庞骏

才温柔地问道:「好一点了吗?」


  「嗯嗯……」伊丝妮娅这才心有余悸地点点头,轻轻摇摆下身,让小穴摩擦

着肉棒,从喉咙间发出迷人销魂的呻吟声,「噢……」


  感受到罗刹小美人蜜穴的紧致与温暖,舒爽的庞骏开始轻轻的抽动起来,肉

棒在伊丝妮娅的小嫩穴中进进出出,从紧窄嫩穴深处不停流出来的甜蜜的爱液和

混合著鲜红色的处女之血在巨龙不停的进出之下被带了出来,小小的乳房和翘挺

的小屁股随着男人那坚硬粗长的巨龙进出而晃动着。


  「嗯……轻一点啦……喔……好大啊……啊……啊……轻一点啦……啊……

好……啊……嗯……」伊丝妮娅虽然年纪最小,但是在三姐妹中,她的中原话却

是最标准的,与她的母亲柳德米拉相差无几,所以她忘情呻吟时,叫出来的淫语

也最为清晰。


  伊丝妮娅剧烈抖动,身体之中被庞骏的肉棒完全占据着,一前一后挺进力撕

磨,无数十分刺激的快感深深地侵蚀着她的芳心,她喘息低叫,小小的娇躯迷醉

地倒躺在男人的身下,在庞骏的抽插撞击之下恍若一叶扁舟,凌乱的秀发随着她

的螓首而会动着。


  「啊……好……我顶到啦……啊……我要死啦……呜呜……」伊丝妮娅小嘴

半开半壁,呵气如兰,鼻中喷出热气来,她无比快活又无比兴奋,在无限羞涩中

轻轻闭上了眼,两片朱唇抖动,声声销魂的呻吟娇啼不断地冲击着庞骏。


  伊丝妮娅毕竟是初尝人事,在庞骏炙热肉棒的冲击之下,眉目含春,娇喘吁

吁,放荡地呻吟着,一波又一波的情欲潮水一样侵袭冲击着她的身心,仅仅一盏

茶的时间,便被奸淫得脚尖绷得笔直,娇嫩雪白的胴体急剧颤抖,嫩穴淫道紧缩

痉挛,春潮泛滥喷涌而出。


  庞骏之前只在柳德米拉的蜜道中释放过一次,眼见胯下小美人已经攀上情欲

的巅峰,也不再运功控制自己的精关,腰眼一麻,炙热的肉棒剧烈地抖动,滚烫

的精华猛烈喷射出来浇烫在伊丝妮娅的花心嫩肉上,烫得她胴体颤抖痉挛着,再

次攀上了情欲的高峰。


  放开了刚被破身的伊丝妮娅,有些意犹未尽的庞骏,又找上了已经恢复过来

,心疼自己小女儿的柳德米拉,在让她用檀口为自己清理刚刚插过小处女带着处

子之血的肉棒后,再次插入了罗刹美熟妇那紧窄的后庭之中……


  一晚上,除了刚刚破身不堪挞伐的伊丝妮娅外,柳德米拉与另外两个女儿,

都被庞骏再度奸淫,其中作为母亲的柳德米拉还被奸插多次,几人直至四更天才

得以休息。


  第二天,本以为自己母女四人只是庞骏泄欲工具的柳德米拉,却意外地发现

,那个可恶的小男人,竟然让人把公文送到这里,就在自己的院落中办起了公,

并且在自己与女儿们苏醒之后,对自己与三个女儿关怀备至,温柔体贴,甚至还

喂躺在床上休息的伊丝妮娅吃小麦粥。


  看着柳德米拉那古怪的眼神,庞骏好像知道她心中所想一样,笑着说道:「

你们是我的女人,对你们好,不是应该的吗?」


  柳德米拉眉头皱了一下,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她从女儿们那动情的眼神中,

她们,已经成为了这个少年的俘虏……


下一篇:逆调教

你还没有登录呢!
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

取消
确定